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微软虽老,余威仍在

2020-08-10

8 月 9 日,一则微软 “断供”中国消息刷屏网络。该消息称,微软已更新官网的 Microsoft 服务协议,声明如果因为不可抗力导致微软无法履行或延迟履行其义务,微软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或义务。该协议 10 月 1 日正式生效。

随后有媒体调查发现,至少在 2016 年起发布的多个版本中,微软 Microsoft 服务协议中就已经有上述描述,并非这次协议更新新增条款。因此,这两条条款实际上是通用协议。

此外,条款并非针对单一地区,英文条款中也有类似表述。有分析称,这只是跨国公司在实际业务操作中规避政治风险的一种常规做法。

谣言产生恐慌的背后,一是近期 TikTok 和微信相继在海外遭打压,网友颇有草木皆兵之态,此外微软 Windows 和 Office 产品在中国却占据绝对主流位置,更有网友调侃 “以后不用上班”。

此外,关于微软收购 TikTok 事件也备受关注。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日前与外媒交流时,用 “金杯毒酒”来比喻,盖茨认为,想要社交媒体的战场上有所作为不是一件易事。

有媒体从盖茨的表述判断,他有些不赞成微软因为在社交领域屡屡不得志而去接手成功但 “烫手”的 TikTok,因为一旦不慎,微软或许就会成为靶子或者工具,在贸易摩擦中被拿来说事儿。

不过提起微软,就不得不提它与中国之间的往事。

盗版式生存法则

在过去的 26 年间,盖茨 17 次到访中国。

1994 年 3 月,为了 Windows95 中文版的发布,盖茨第一次来到中国,仅仅半年后,他又带上夫人来到北京旅游,微软在中国的业务随之落地。

1995 年,Office 进入中国市场,在随后 20 多年里占据了 90% 以上的市场份额。1999 年,微软凭借 Windows 和 Office 两大业务,一度市值冲高至 6000 多亿美元,雄踞全球首位。

2001 年,上海 APEC 上,盖茨宣布了一系列在华投资计划,还向国内主要 PC 厂商着重推销了自己作为首席软件架构师的第一件产品 Windows XP。此后不久,这成为国内所有 PC 预装的系统。

革新的图形 UI,重新设计的底层交互,正是这套系统真正成就了微软的霸业,XP 也成为目前寿命最长的操作系统。

来自Baidu统计的份额,目前我国 Windows 7 系统的份额为 48.24%,Windows 10 系统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了 33%,其次是 Windows XP,份额为 4.73%,iPadOS 占据 4.09% 份额,Windows 8 系统占据 3.91% 份额,macOS 占据 3.7% 份额,Windows 系统在国内仍然占统治地位。

微软走向中国市场时,曾经历两大事件,一是早期 Office 盗版,二是 2017 年推出 Windows 10 时遭遇 “棱镜门”

先有盗版,后有微软,这是微软在欧美之外市场的发展规律。1992 年,台湾人田本和悄悄进入大陆建立了微软北京办事处。办事处的主要工作是做市场活动、找代理商。当时微软在大陆面临的境况是有用户,没收入,原因是盗版。

彼时,在中关村街道上,小商贩们售卖各种软件光盘,其中包括 Windows、Office 等,价格仅需数元人民币。

2002 年之后,微软祭起反盗版大旗,先后拿下中国政府采购、国有企业采购、大企业采购市场,同时获得了 OEM 厂商的配合。微软中国由全球最不赚钱的区域变成比较赚钱的区域之一。

一直以来,微软运用的是 “平台锁定”原理,即用户所有工作都建立在微软软件平台上之后,用户的迁移成本非常高,以致最终愿意花钱买正版而放弃迁移。

微软的正版化推行,从政府到央企,再到民营大企业,然后在更大范围内的企业推行正版,最终到消费者。

过去的微软,Windows 和 Office 业务最传统的速度就是 “三年一改版”,每逢产品升级,微软就开始通知公司购买新的正版软件。如果到期没有行动,公司收到的则是律师函。最终,则是微软带领工商过来执法。

雨林木风与番茄花园曾被称为中国 “两大 XP 盗版网站”,用户访问这些网站就能下载各种破解软件。用户在预装这些软件的时候,会顺便装入其他企业希望预装的软件,雨林木风与番茄花园便可以从中收费。

2008 年 8 月 20 日,番茄花园美化修改版 Windows XP 的作者、软件下载网站番茄花园站长洪磊被警方拘留审查。

2013 年 “棱镜门”事件爆发后,中国政府对于微软操作系统一度产生疑虑,甚至下发了禁止政府事业单位采购使用 Windows 8 系统的文件。

2017 年,中国政府特供版 Windows 10 系统在部分政府部门实装,该系统是由微软与中国电科成立的合资公司专门针对中国政府开发的一套定制版 Win10 系统。

据悉,政府版 Win10 移除了普通版本中 OneDrive 等微软云存储功能,以及 Xbox 娱乐等捆绑服务,并针对政府内部系统,加入了本地加密模块和一些定制的安全功能来保证系统的安全。

转型与突围随着 PC 端到移动互联网端的大迁移,也推着微软走向转型。微软收购诺基亚失败,Windows Phone 和社交业务黯然退场,也暗示着其 “中年危机”。

2008 年,盖茨宣布退休,投身慈善事业,关心疫苗、厕所和核电站,此后微软进入 “鲍尔默时代”。经历过 DOS 系统、WIndowsXP 系统风光无限的几十年后,鲍尔默突然发现,原来谷歌也能这么强大,而原先的 “小弟”苹果在创新性和业绩上竟能不断超越自己。

数据显示,2012 年,苹果公司仅凭手机业务的收益,就超过了微软全部产品的收益。要知道,在 2000 财年最后一个财季,微软取得了 64 亿美元的收入,而苹果仅有 10 亿美元。

2014 年 7 月,微软新任 CEO 萨提亚 · 纳德拉提出 “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战略构想,强调未来的微软不再只倚仗 Windows 和 Office 业务,要将核心业务转向移动互联和云计算。

2017 年 10 月 20 日,微软市值重回巅峰时期的 6000 亿美元。2018 年 12 月 1 日,微软市值超过苹果,成为全球第一。这是微软自 1999 年登顶之后首次回归。

2018 年第四季度,全球云基础设施服务市场(包括 Iaas、Paas、托管私有云服务),亚马逊 AWS 和微软 Azure 位列前两名。

但在中国市场,阿里云、腾讯云拿下了半壁江山,AWS 中国伙伴 Sinnet 超过中国两大运营商电信和联通,位居第三,而微软 Azure 并未进入前五。

天奇创投管理合伙人魏武挥曾向《中国企业家》表示,中国企业对微软的认知,还停留在 Windows 和 Office 上,而非云服务。

为此,微软在中国专门新设了一个部门——人工智能创新战略部,扭转在客户中的既定印象,它负责把最前端的 AI 研发、产品化、搜集客户需求、带动合作伙伴参与、产品拓展等环节黏合起来,形成一个闭环。

随着在云业务上的转型已有成效,微软开始进军 AI 领域,微软小冰是典型代表。2014 年 5 月,小冰率先在中国推出,进行 EQ 训练,彼时是微软历史上唯一一个并非在美国完成孵化的全球产品线。

2017 年 9 月,微软与华为签署云服务战略合作备忘录,宣布达成云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双方将在公有云领域开展深度合作。2018 年 2 月 23 日,微软与小米签署战略性合作备忘录,在云计算、人工智能和硬件产品等领域进行合作,并助力小米提升产品服务和进军全球市场。

2019 年底,微软公司宣布全球副总裁沈向洋将于次年 2 月 1 日正式离职。这是继 3 年前陆奇离职后,又一微软华人高管卸任。沈向洋离职后,微软的高管层将不再有华人面孔,接替他的将是现任微软首席技术官凯文 · 斯科特。

2004 年,沈向洋成为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这所研究院被称为 AI 界的黄埔军校,先后输送了阿里王坚、Baidu陆奇、张亚勤、腾讯张正友、今日头条马维英、以及被视为计算机视觉领域鼻祖的张宏江等人才。

雷军也从微软挖到了 “二号人物”林斌,后者牵头微软亚洲工程院,3 年时间研发出了 70 多项专利,曾获得微软最高贡献奖——“金星”。雷军还曾放豪言——“比尔 · 盖茨的时代过去了。”

“老朋友”盖茨

除了微软系列产品占据着我们的日常生活之外,其创始人比尔盖茨与中国渊源颇深。疫情期间,盖茨也多次肯定与支持中国的防疫措施,并批评美国政府的反应迟钝与混乱。

去年 11 月,盖茨接受采访曾力挺华为,盖茨称,毫无疑问,中国会在很多领域拥有世界领先的公司,这对世界是好事。华为生产价格低廉的 5G 产品,与其他公司形成竞争,从而迫使它们降低价格或尝试改进产品,这是好事。华为一直非常具有创新性。

在盖茨多次访华之中,也与中国企业家建立起深厚的联系。1994 年,盖茨初次访华时,正值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的前夕,自是备受科技圈创业者的欢迎。

一直专注慈善的盖茨,在中国颇受关注的事件还有 “巴比”夜宴。2010 年 9 月 29 日晚,盖茨携手股神巴菲特举办的慈善晚宴在北京开幕,邀请了福克斯排名前 50 名的中国富豪。

不过,最终出席的只有潘石屹张欣夫妇、牛根生、陈光标等不到十人。坊间猜测,不愿赴宴的中国富豪们可能是担心被劝捐,毕竟巴菲特与盖茨都以裸捐在慈善圈闻名。“巴比”夜宴,也引发中西企业家慈善观念对撞。

比尔 · 盖茨接受采访时呼吁中国的富人多做慈善,他认为中国缺乏系统性慈善行为,并称政府应考虑对慈善采取政策鼓励,例如减免税收。

2017 年 3 月,比尔盖茨在北京大学演讲,这也是他在中国的直播首秀,在谈论公益与创新同时,他特别提到了马云、马化腾、陈一丹和牛根生 4 位企业家。外界认为,这更多的是在慈善上面的惺惺相惜。

其实早在 2014 年夏天,马云组织了一个私人晚宴,邀请比尔 · 盖茨以及国内几位慈善家和商业领袖参加,牛根生也参加了此次晚宴。据报道,这个非正式会议话题涉及持续发展中的中国和世界慈善事业,马云说公益基金最想投入四个领域:环境,医疗、教育和文化。随后盖茨在 Twitter 上感慨,这是一次 “伟大的会话”。

盖茨与腾讯之间也交往颇多。在盖茨的演讲中,特别提到腾讯发起的 “9 9 公益日”活动。盖茨基金会早前也曾宣布,已正式启动腾讯的官方中文微博,而腾讯基金会也与盖茨基金会共同签署了 “北京宣言”,承诺将成立常设组委会,确保每年定期举办 “社会化媒体与社会公益国际论坛”,并使之成为公益组织与互联网企业沟通的平台和桥梁。

牛根生在 2016 年加入了盖茨成立的 “慈善捐赠誓约”组织,倡议美国和全球的超级富豪们能够承诺捐赠个人绝大多数资产,以为人类慈善事业做贡献。

近期,微软收购 Tik Tok 的事件备受关注。据彭博社报道,在接受该媒体采访时,比尔 · 盖茨被问到在收购 Tiktok 问题上,有人担心微软可能与中国走得太近,他回应说,“我们已经在中国投入了大量资金,我们有来自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的工程师。TikTok 的美国数据将获得微软的安全保证,我们将努力在全球范围内建立牢固的合作关系。微软也不会做任何被认为有‘恶意’的事情。

他说:“我已经不在公司任职了。我们在中国做了很多投资,我们的工程师来自全世界,当然也包括中国。”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